“秋天在路上游记” 征文-深秋里的思念

“秋天在路上游记” 征文-深秋里的思念 2017/11/7 9:29:44 来源: 延安信息网 作者: 赵万斌 查看网友评论 跟贴 0 条 点击: 10223

    时光不语,岁月匆匆而过。转眼间,秋分、寒露已过,明天就是霜降了,陕北大地早已进入了深秋时节,阵阵秋风吹来,刮在身上寒气袭人,还不时卷着黄土扬起了风沙,吹的硷畔上的老榆树簌簌作响,泛黄的树叶上下翻飞,弄的我只得挤着眼睛疾步前行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种植红小豆的那块长条形田地头,低头细看,那小豆子的茎杆已经枯萎,发黄的叶子铺了一地,偶尔发现熟透了的红小豆"炸角"后撒在地上的豆粒,猩红猩红的,无意间妆点了滋养它的土地。

  午后的天空仍旧高高挂着几朵白云,阳光时而就会被云彩遮住。行走在秋日的田间里,心中平添了几分忧郁和惆怅,抬头望天,残阳如血,低头看地,满是枯黄的落叶,秋天,还真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季节。冷风不时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,刮走了心中搁置太久太久的东西,可留下的并不都是轻松,也有大把大把的思念。

  三年前的农历九月是个闰月,母亲就是在后九月初三那天走的,到今天离开我们整整三年了。那天清晨,病魔缠身的母亲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,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,五点钟左右,母亲丢下我们,无限眷恋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对别人来说那本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时日,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悲恸不已、永生难忘的日子,因为就在这一天,生我养我、至亲至爱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。算起来三年的时间并不是太长,但是我对她的思念却汇成一条长河。

  独自圪蹴在那土塄畔上,远远望着对面山上火红的霜叶,红里透着黄,黄里泛着青,披满了整座山坡,在夕阳的映衬下格外耀眼,也让这个群山环抱的偏僻山村显得有些超然脱俗。再看那树上落下的叶子随风飘舞,不知这绿叶何时就染上了枯黄?当第一片秋叶落下的时候,一叶知的不是秋,而是又一轮岁月的碾过,捉不住的时光毫不留情地越出手指间的缝隙慢慢地流走了。

  秋天是一个寂寞的季节,落叶纷飞,草木枯荣,很容易让人感伤,也很容易让人回忆。母亲于解放前出生在一个静谧的小山村,外婆家虽然不是名门望族,却也是当地人丁兴旺、家境殷实的一户大姓人家。母亲虽未读过书,但在外婆外爷的调教下,自幼养成了通情达理、老实本分的良好秉性。母亲十七岁时嫁给父亲,那时正是三年困难时期,奶奶过世的早,爷爷是一家之主,除了出嫁的三个姑姑,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。在那段困苦的岁月里,为了生存,在爷爷的主持下分了家,年幼的小叔分给了父母亲照顾,本就困难的生活无疑更加艰难了。善良的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很是愁肠,尤其是怕正值年少的小叔挨饿,东借西借,总要想方子做一些可口的饭菜。坚强的母亲没有被困苦的生活压倒,反倒练就了吃苦耐劳、勤俭持家的品行,以至于多年以后,生活有了很大改善,但她总是害怕浪费,能穿则穿,能吃则吃,一点点东西也舍不得糟蹋。

  母亲待人永远都是宽厚的。在那段苦难的岁月里,经常有要饭的光顾,尽管家里也很艰难,但母亲总是会给他们施舍一些,那怕是一口热水。三姑嫁出去以后,姑夫人很木讷,子女又多,光景过的一贫如洗,大姑舅那时学习很好,考到了县高中,但是口粮却成了大问题,姑姑几次过来哭红了双眼,母亲也跟着流泪,总是悉心安慰,还把家里仅有的几碗黄米给了姑姑。

  在我的印象里,母亲从不愿坐在桌子上吃饭,每顿饭做好以后总是先叫爷爷过来,等我们都吃上了,她才端上一碗坐在在灶台边上吃。母亲做农家茶饭的水平很不错,姑姑婶婶们有口皆碑,尤其是炖鸡肉,味道纯美,至今难忘。印象中母亲不爱吃鸡肉,总是在吃鸡爪鸡头,以至于我们都认为她真的不喜欢吃鸡肉,直到多年以后,我看了一篇短文,才真正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。文章说的正是一位母亲不吃鸡肉,光吃鸡爪的故事。短文中的母亲来到女儿家吃饭,女儿炖好了鸡肉,特意把鸡爪夹给了母亲,年迈的母亲看了看对女儿说,娘今天想吃点鸡肉,女儿大惑不解,好奇的问母亲,您不是不喜欢吃鸡肉吗,母亲却说对女儿说,其实娘也是喜欢吃鸡肉的,只是……,这时女儿才明白,那是因为困难时期妈妈舍不得吃肉。我的的母亲何尝不是这样啊!

1 2 下一页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延安信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