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秋天在路上游记” 征文-遥远的祁连

“秋天在路上游记” 征文-遥远的祁连 2017/10/19 14:49:49 来源: 延安信息网 作者: 自然 查看网友评论 跟贴 3 条 点击: 21218

    说走就走的旅程,奔向青海,而醉心的只有祁连。那么远,时速120码,就因为一睹你的容颜而疲惫全失,念念不忘。

  当远望的祁连山成为脚下的路、要翻越的山,祁连山,你大出意外,竟是绿草覆盖,绿毯一样的草皮覆盖了砂石、粘土,满山满坡滚涌出绿色,青绿色、深绿色、嫩绿色……

  对草原了解太少,对祁连山了解太少,原以为草原该在内蒙,祁连山不生寸草,可眼前不就是草原吗?山坡上不时涌出一群羊,一二百只羊涌动在草地上。不时,远处山坡又出现一群牦牛,散落在绿毯上。

  就这样与祁连相识,穿行进祁连山中,爬行在绿野之中,登上达坂山口。3800米高地,另一番景象再次震撼------绿色的盆地、高耸的冰山画卷般打开。门源油菜花海,称为海毫不为过,虽然黄花几尽凋零,可绿海涛涛不绝,伴以一撮撮红顶白墙的村居和远处高山峻岭残留的冰川,一幅欧洲田园油画展现在脚下,撞进眼眸。真想高喊一声“祁连山,我来了!”。

  绿海也是醉人的,走进门源,游人如织,各种造型的姿势录入相机、手机,躺在草地来一张,排排站、排排招手、排排踢腿、排排扬起各色纱巾,笑声与草地山峦相融一体,360度相融一体。

  沿着穿行草原的公路,一会盘旋直上云天,一会直插腹地,深入、再深入,就仿佛在草原冲浪,在冲锋舟观景,不时停下车来把骏马、牛羊摄入相机,把冰山峻岭久久仰望。

  终于到达祁连县城。这个被称为“东方小瑞士”的县城却极简陋,看不出什么,不免有些失望。大约沿途的草原和冰山就是了?最终,县城对岸的卓尔山打消了一切疑虑。登上卓尔山顶,啊,果然好一幅图景:从卓尔山顶看开去,祁连山系的重重山岭由模糊到清晰,由土褐色到绿色,簇拥在卓尔山四围,远处重峦叠嶂,近处绿浪起伏。一座座山梁绿草覆盖,起起伏伏,把绿浪推涌、传递,连同密扎扎挺拔的雪松,一直把绿野推上到冰山的雪际线。卓尔山像舞台中央的指挥家,群山就像身着百褶绿裙的舞者。正是夕阳时,四下草甸子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,一座座山梁拖着背影插入到沟底,遮掩住几处白墙红顶的村落,裸露着红土的山梁更是丹霞放彩,熠熠生辉。在蓝天下,在祁连山脉,在冰山脚下,这一方图景不就是“天境”吗。

  自西宁往西北到达祁连县,再从祁连县向南走向青海湖,几百里地,一直穿行在草原间。走出祁连山的路上,天空阳光灿烂,白云朵朵,路两侧草原上野花丛丛交织在草地中,骏马、牦牛、羊群、毡房镶嵌其间,黑水河、大通河蜿蜒流过,一幕又一幕情景就像德德玛《美丽的草原我的家》实景再现,真想融入其中......

  在祁连山流连间,不时想起海子的诗歌《九月》: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\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\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\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\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\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。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\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\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\只身打马过草原。

  遥远的祁连,不远千里一睹你的容颜,你最终用绿色、骏马、冰山征服了我的无知,留下我满眼的绿的记忆......自然,记于2017年8月18日








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延安信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