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最美游记” 征文-又见蟠龙卧虎高山顶

“最美游记” 征文-又见蟠龙卧虎高山顶 2017/4/21 10:39:38 来源: 延安信息网 作者: 海 瑜 查看网友评论 跟贴 0 条 点击: 15714

  元月二日去蟠龙卧虎湾。这对于我,轻车熟路。

  虽然是二九第四天,不似三九冻烂石头般寒冷彻骨,但寒气依旧袭人,车窗凝结着皑皑白霜,车行到姚店才渐渐融化。前几天的小雪在阳处已没有了,只在背处留下白茫茫一片,这白色的旗帜将持续飘扬一个漫长寒冷的冬季,直至“春风熏来”才会撤旗遁形。

  车拐入205省道,川道狭窄了,串沟风不歇气地吹着,气温也仿佛下降了,村落边偶见的人都弓腰缩背,手装兜里,惟有公路两边的行道松树碧绿,给这萧杀凄凉增添了些许暖意,不时驶过的火车也打破寂静使这里有了生气。


  我的心中一片温暖。这并不是车里暖气使周身暖和所致,而是几十年来,无以数计地行走在这条路上,一以贯之的感受。这种感受发自内心。看着山由光秃秃渐渐变绿,路由狭窄一天天变宽。而我则从骑自行车到坐长途公共车,再到坐面包车,而至小车,从华发少年到两鬓斑白,个人的荣辱、进退丶悲欢与社会经历相同。这种变化,春雨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

  从玉皇庙折入玉贯路,路更加明显狭窄,这条路曾经是蟠龙、贯屯和下坪三个乡镇的主干线,车水马龙,好生热闹,现在发展城镇化,都似彩云追月,鸟飞高枝,纷纷涌向城市,撤乡并镇,行人寥寥。前边好象有一个急转桥。司机说。我点头称是,告许他,这座石桥是七十年代建贯屯煤矿时修的,那时技术落后,给现在的安全留下了隐患。在此之前,过这道河,枯水期踩垫石,旺水期趟水,若发洪水,则只能望水兴叹了。


  过得桥去,眼前便豁然一亮,这是一片开阔地,先前是一片茂密的庄稼。那谦虚低头的金谷穗,张扬昂首的红高梁,沉稳持重的玉米棒子,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档案。而如今这些已不复存在了,已明显清晰地打上了工业化的烙印。公路左侧是高大雄伟的镇政府、气派的采油指挥部丶先进的火车站和夹杂其间的门面。公路右侧则是采油厂停车场以及一眼望不到头的二层门面。这漂亮的门面房是村民们勒紧裤腰带集资修建的,可建起几年来不似预想的增金收银,依旧紧锁门户,落寞孤寂地站在路边。房屋过剩在农村首见端倪。

  离镇四里之处从右过河是一片平坦之地,而后进沟。沟不甚宽,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,似一条长带,钮扣般缀着几个村庄。这条小河发源于卧虎湾,又经四咀、何家峁、郭家庄的泉水汇集,在我幼时的记忆中清澈甘甜、经年流淌,现在却似有似无,有些地方干涸了。


  第一个村庄是郭家庄,公路与村子隔着这条小河。村子座落在一里多长的阳坡上,四五十户人,虽住的比较稀疏,各自成院,但皆座北向南,风水极好,不论春夏秋冬,一天都在阳光沐浴下,按迷信的说法,这正合宜“门对青山水长流”之吉。别说这村子还真有几个在外发展不错的。上中学时,我有几个极要好的同学住在此村,我不止一次到过这里,现在在此,淡忘的记忆又变得清晰起来,他们的音容笑貌又涌上心头,油然而生亲切之感,探出车窗,拍了两张全景照。

  何家岇与四咀毗邻,单从地形地貌是分不清的,我也记不清究竟是否是一个村,还是本为两个自然村。在一排两层底砖窑上卜壳前,我们停下车,我走近从各个角度拍照,准备给老父亲看。这是国营四咀煤矿旧址,父亲七十年代曾是井下采煤工,就住在一层砖窑里,我也来过几次。那时机声轰鸣,煤堆成山,热闹非凡,吃、住、玩,似

  一小镇应有尽有,而今只留下这一排无门无窗的砖窑卜壳兀立在萋萋荒草之中,瞪着空洞而艾怨的眼晴。那院子的一棵参天槐树默默地陪伴着它,或许能给它些许慰籍。几天后,我将照片给父亲看,从父亲口中得知,那时这棵树已长在这里,我便为此树的坚贞,为此树的痴情而叹息。

  再往后走,便是四咀村,原来阳、背两边都住着人,而现在只见阳坡上隐有人烟,鸡犬之声相闻,而背坡只留下残垣断壁、旧窑破院。记得从我们村翻山过来的一个院子,一线四眼或三眼土窑洞,杨姓同学结婚,我早一天来到,在这土窑洞的土炕上睡了一宵。次日,便参加了他的婚礼。记得宴客是在宽畅的院子里,院下是沟,脑畔亦是凿齐的土岸。时至今日,白驹过隙,已34年,详情琐事我已模糊,只是这个情景总在脑海中萦绕。遗憾的是杨同学故居虽破尚在,人已进城,孙子也已呀呀学语,俨然城里人,全然没了丁点乡土气息吧。

1 2 3 下一页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延安信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